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國立陽明大學醫學系
歡迎來到國立陽明大學醫學系
醫學系的誕生

醫學系的誕生

郭文華

 

「是的!我願意!從我接掌陽明以來一直懷著一個心願。訓練一批年輕人,視服務為天職,願意到窮鄉僻壤去服務,作個史懷哲。」這是創院院長韓偉博士對陽明醫學院的期許,也是對未來從事醫療工作的醫學生的要求。可以這麼說,自創校來陽明與醫學系便是一體;她的誕生就是醫學系的誕生。

 

 陽明醫學院是由當時任國防部長的蔣經國所大力催生。1968年冬蔣先生召集軍醫部門及榮民總醫院有關首長,希望提升其醫療水準。他表示:「醫學教育應加緊研究發展,積極培養醫務人才,希望擬訂五年計劃,以期達到國際水準。」1970年8月榮民總醫院依指示擬訂發展五年計劃,將設立醫學院包括在內,目的在充實榮總的教學研究能力,而部分學生以公費員額提供榮民醫院服務,也可解決榮民醫院增建後所產生的缺額問題。以上指示似乎預示醫學系的兩種看似矛盾但卻相互呼應的性格:一方面它有「追求卓越」的不妥協性格,以培育最優秀的醫療研究人才為目標。但一方面它有「捨我其誰」的濟世救人性格,希望能夠養成仁心仁術的醫療工作者,造福偏遠地區的同胞。

 

或許是呼應王陽明知行合一的精神,蔣中正總統親自為這個學校選定「陽明」之名。不過與她關係最密切的還是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與榮民總醫院。1971年行政院核准陽明醫學院成立,建校構想正式浮上台面,而當時便由退輔會秘書長宋達兼籌備處主任,榮民總醫院院長盧致德先生為籌備處副主任。當時籌委會以五年為期,計劃於1975年招生,而1974年陽明醫學院第一座建物「實驗大樓」(現生命科學院)完工,次年行政院即核定准予招生。1975年三月的籌備會中為配合政府的公醫政策決定將招收的醫學系採全部公費制,而由行政院與退輔會依一定比例分配,確定日後公費員額的兩元分發制度。同年五月正式發佈韓偉先生為院長,九月第一屆醫學系同學入學,陽明醫學院終於誕生。

 

雖然陽明是六、七十年代限制高等教育政策下,因為蔣經國特殊的政治地位得以脫穎而出,順利創設的學校。但從其後發展看醫學系並沒有成為第二個國防醫學系,也與既有的台大傳承有所區隔。這是陽明醫學系特殊的地方,而為她打造這個氣質的是創院院長韓偉先生(1928-1984)。他的經歷便是醫學系精神的具體表現。韓先生出身於基督教家庭,在戰爭的顛沛流離中成長。他天性聰穎,有志於醫,來台後經教育部安置於國防醫學院醫科畢業。畢業後又得到教育部公費補助赴美,於賓州大學攻讀生理學博士。韓院長原本在美國任教,但在1971年決定返國服務,擔任中原大學校長,並為台灣創設第一個醫學工程系。

 

而自從接任院長後,韓偉成為早期醫學系學生的完美典範。在學識上韓先生不但具備醫師資格,更是研究生命科學的學者,在改革傳統醫學教育上他也不遺餘力,開臺灣風氣之先的學士後醫學教育便是由他引進。而更重要的是韓先生對醫師人格教育的執著。據前軍醫局長尹在信表示,韓偉是虔誠的基督徒,頭腦清明,一絲不茍,做任何事都把握原則方向,以宗教的熱忱投入。而他也把這種精神帶入陽明。比方說榮譽制度的推動或是陽明十字軍的成立等,都帶有他對教育的理念與寄望。此外為宣導下鄉服務的觀念,他甚至以身作則,向教育部請假半年到恆春與一群信徒胼手胝足建立恆春基督教醫院,以補當地醫療資源之不足。這些事蹟都是日後醫學系學生所津津樂道的。

 

韓先生雖然因為腦瘤不幸英年早逝,但是他所一手帶大的醫學生們卻成為他醫師理想的實踐者,在各個領域發光發熱。在第一屆畢業典禮上韓偉說了以下的故事。三個泥水工人正在工作,一名好事者問起他們工作目的。第一個工人說:「你沒看見,我正在為養家餬口而賣力嗎?」第二個說:「我除了養家外,也正在為社會、人群服務。」。而第三個是這樣說的:「我要繼續上帝永恆的事業,正在建教堂。」說完,他吹著口哨繼續做他的工。他希望「他的孩子」能以第二個工人的目標自許,追求第三個工人的意境。

 

陽明醫學院第一屆畢業生畢業團體照

 

而這些「孩子」們也的確不負所託。這些傑出校友有的服務於一流的醫療機構,成為尖端的工作者與研究者。有的則踵繼韓先生的腳步浸淫學術,追求生命科學的奧秘。有的則延續十字軍的精神選擇服務鄉里,成為腳踏實地的健康守護者。其中更有些秉持「上醫醫國」的理想投身衛生政策的制訂與研擬,在國內或海外為國家打拼。與其他學校不同,陽明的醫學生並不只把醫學當成「養家餬口」的工具而已。創校時所賦予醫學系的兩種性格,對醫療水準的追求與對苦難同胞關懷,都在他們的生命中得到實現。對陽明人來說醫學既是職業,更是志業。

 

以上就醫學系的成立與其性格加以說明。事實上從臺灣醫學史的發展看,陽明醫學系的誕生也具有其意義。除了在醫學教育上它並未一味沿襲軍方醫學教育與臺大體系的傳統,在生命科學與臨床醫學中獨豎一格外,在公共衛生政策上也有其重要性。當時為充實基層醫療而成立的陽明,其早期學生優秀的表現事實上為這個政策作強有力的保證。而由於陽明公費服務的對象一半在衛生署一半在榮民醫院,也為此兩種基層醫療系統的互動找到新基點,影響往後各種醫療網的規劃。雖然陽明沒有悠久的歷史,但由於在歷史的轉折點上它躬逢其會,承傳統創新局,造就了無法抹煞的地位。

 

因應目前醫療國際化與教育多元化的趨勢,醫學系提出了「培養仁心仁術、終身學習、視野寬廣、關懷社會與多元發展潛力之醫師」的目標,但在前瞻之餘,我們不能忘記前人之創業維艱,在此記下關於醫學系誕生的點點滴滴,與有志醫學生們共勉。